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壮汉强暴
壮汉强暴

壮汉强暴

工地附近。

  强壮的男人赤裸着胸膛站在眼前,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她的视线,近距离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弥漫在周围。

  源于怀春少女对力量的崇拜,枝子对于男性强壮的肌肉总是会产生微妙的感觉,甚至生出想要触摸感受的幻想。

  但是此刻的枝子对男人感到完全绝望,心中只剩下失望与恐惧,尤其,对方上下巡视的眼光带有某种邪恶的企图,仿佛看透单薄制服下诱人的胴体,贲起的肌肉蕴含着大量无法宣泄的精力,正在暗暗鼓动着。

  「你想做什么?」

  「嘿嘿……」男人沉默不答,只是露出微黄的门牙不断淫笑着。

  原来向往的男子气概,现在令人说不出的厌恶,枝子急忙转身逃走,可是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捂住她的嘴,枝子像是被一只老鹰掳获的雏鸟,整个人悬空被抱起来。

  来到杂乱的工地里,只见满地石砾,没有任何人。

  庞大的身躯紧紧压住了枝子,男人粗鲁的大手上下摸索着美少女的娇躯,强力的揉捏达到疼痛的程度,根本说不上爱抚,只是单纯发泄手足之欲而已,浓厚的汗臭味快要令闭住呼吸的枝子几乎窒息。

  「不要!」

  死命的挣扎在对方蛮横的压制下,丝毫没有发挥效果,撕烂的衣衫再也掩饰不了少女完美无瑕的曲线,水蓝色的胸罩无法遮挡剧烈喘息时摇晃的双峰,调皮的美乳快要自行挣脱保护,因恐惧而颤抖的模样引起男人掠食的欲望,美少女即将成为男人的佳肴。

  「好美的奶子,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呢!」

  「放开我,求求你放开我。」

  普通男人无法掌握住的丰乳被对方轻易地抓住,拉扯成椭圆,挤压成扁平,软嫩的乳球在无比强劲的力道下扭曲变形,变化着各种残忍又淫靡的形状,胸膛好像在燃烧一样,灼热的感觉仿佛不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

  男人鼻息喷在枝子的颈子上,狂暴地嗅着果实般的幽香,几根无礼的指头探入丝质的内裤里,同时粗鲁的挖弄着蜜穴。仿佛在施工一般,毫不怜惜的大手在湿软的溪谷恣意开垦着,大量喷出的蜜汁与少女的情欲无关,只是为了保护身体自然分泌出来的润滑液。

  「嘿嘿嘿,该让你享受一下大肉棒的滋味了。」怒张的粗长肉棒抬着头,淌着恶心的口水,足足比父亲粗长两倍的东西只能用怪物来形容,男人把枝子推向一面铁丝网上,准备进行最后的仪式。

  坚固的铁丝烙进枝子娇嫩的肌肤当中,男人还不断从后面用力推挤,让铁丝陷的更深。枝子无心顾及铁丝对肉体造成的疼痛,因为可怖的肉棒正缓缓朝她逼近。

  「爸爸救我……」

  怪手掰开充满弹性的肉丘,剥开的花蕾透露出血红的色泽,粗大的凶器顶着微张的肉瓣,尚未湿润的娇贵花径被强行开通。

  「不要,爸爸……救……命……」枝子高声的呼喊是告别处女前最后的一句话,火热的肉棍使劲插入她的身体里。

  一瞬间突破了少女圣洁的象征,撕裂般的剧痛由两腿之间扩散开来,不过粗大的刑具才插进三分之一罢了,随着男人的挺动,腥红的血气弥漫开来,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着。

  「呜~呜~」枝子无助地哭嚎道:「痛……好痛……」不是温柔的父亲,或骑着骏马的王子,与想象不同,枝子初次性交的经验没有一丝快感,除了无尽的痛苦之外,仅剩下强烈的耻辱。曾经躺在床上妄想着被强暴的淫乱画面,并且一面手淫的少女脑中一片空白,几乎要昏过去了。

  下半身传来的刺痛似乎永无止尽,美乳完全陷入铁圈当中,刮的红肿不堪,如同被铁丝缠绕捆绑,形成一格格淫靡的状态,仿佛铁板上半熟的鲜美牛排。

  「你居然还是处女!」

  鲜血刺激了淫兽的凶性,剧烈抽插的动作撕扯着伤口,激起了更多的腥红,男子抬起枝子虚弱垂下来的俏臀,狠很地猛插着,飞溅出的血珠伴随着少女的哼声,划破黑夜的宁静。

  「好紧的穴,太棒了,没肏过这么棒的女孩!」未开发的秘径,紧密的肉壁箍住着男人邪恶的肉根,激烈地抵抗着,如此企图守护女体的圣洁,事实上,全都只是带给男人更强的快感罢了。

  持续从背后被粗大的肉棒奸淫着,枝子逐渐丧失了意识,逃避残忍现实的本能机制作用,她扭动着身躯,默默承受着冲撞,直到大量污秽的浓精全都射进少女的肚子里。

  睁开双眼,男人的大脸就在眼前,淫邪的表情距离不到十公分,枝子只有无奈地转过头去。与看不见的恐惧感相比,面对面又是另一种折磨,柔软洁白的身躯陷进古铜色强壮贲起的肌肉当中,彼此如同黏土般交错挤捏成一团,坚硬的腹肌撞击着枝子娇弱的身躯。

  男人掰开枝子的长腿,长到不可思议的肉棒完全侵入美少女体内,肉棒更加凶猛地抽插,打桩机般,贯穿美丽的身体。

  一手扶着纤弱的腰部,一手捧着高耸的翘臀,枝子全身重量压在肉棒上,穿入了体内未知的境地,深处涌起又痒又麻难过的感觉,她不知道是要该讨厌自己,还是眼前的男人。

  「哈哈,大概插到子宫了吧。」

  泪水几乎干涸,枝子哽咽地闭上眼睛。

  乳头被湿黏的感觉包围,并一阵阵刺痛,右脚被抬高男人的肩膀上面,肉棒毫无空隙地顶入体内,直接重击着纯洁的灵魂。

  黏稠的脏污喷在可爱的脸庞上,精液沿着鼻梁流动着,形成悲惨而绮丽的画面,美丽的枝子再度失神……

【完】